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花一簇

从教五十年,任班主任24年,学校管理26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,文图虽粗疏, 但都出自老妇之手, 雁过留痕, 我以我笔写我心,追求的是 行文朴实、真诚自然, 老有所乐,, 渴望的是得到博友批评指正,老有进步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京黄故里,黄梅吐芳  

2017-09-24 07:29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昨天到公园看荷花,信步却走到《黄梅阁》,来到严凤英的墓地,耳边,一阵阵优美黄梅戏的曲调传来,不由得思绪万千……
京黄故里,黄梅吐芳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  公园寻荷,黄梅吐芳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 京黄故里,黄梅吐芳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 
公园寻荷,黄梅吐芳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 
公园寻荷,黄梅吐芳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   艺术大师,不堪岁月的凌辱,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,据说是她的亲密的搭档,不禁感慨系之:情义绵绵终是戏,黄泉路上泪凄凄。玉人就在无语塑像下,我似乎看到她,飘然而下的仙姿;听到她,婉转入云的无比清越明亮的歌声。不知如何表达,我对她干净空灵戏梦人生无限的怜惜,试写几句拙词;
       艺高人去天涯
       音容在万家
       土地槐树还在
       谁慰仙人——小桥,流水,荷花。
公园寻荷,黄梅吐芳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   京黄故里——安庆对京剧,黄梅戏剧发展,作出特殊的贡献,有着厚重的人文沉淀。公园里此一角,彼一隅,都有一团团,一簇簇的,黄梅爱好者活跃的身影,他们或清唱,或对演,音韵美美,异彩纷呈,给美丽的公园,增添了灵动的色彩,给本是赏荷的我,上了一堂生动的戏剧的课。
  公园寻荷,黄梅吐芳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 
公园寻荷,黄梅吐芳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 公园寻荷,黄梅吐芳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    这些的画面让我感动,一群爱好艺术的朋友,有缘走到一起,艺术就是这种缘分的纽带。能在公众面前演出,一定得花大量时间排练,得消耗不少精力,这种有情趣的活动,这种友谊的交流,不仅使生活的高雅起来,也有益于社会。如今不少孩子学艺术,不一定对将来的事业有用,却一定会提高生活的品味。
   人必须发泄自己的精力,不发泄于有益身心的工作、运动和艺术,就发泄有害的酗酒、打牌,就发泄于“彩云追月”——追逐于一些不可企及的欲望……
公园寻荷,黄梅吐芳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 
 公园寻荷,黄梅吐芳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 
公园寻荷,黄梅吐芳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    我羡慕这些艺术的爱好者,羡慕他们的才艺,羡慕他们的强盛活力。我不敢站出来亮相,惯于自己在家里一个人玩一个人的。
公园寻荷,黄梅吐芳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 
公园寻荷,黄梅吐芳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    每天不少老人在公园听戏,要随意付点小费。
 公园寻荷,黄梅吐芳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         这是立在公园里的,程长庚的塑像。他祖居安庆怀宁石牌,在清朝同治、光绪时期,技艺非凡,是声名显赫的京剧表演艺术家,工文武老生。是他率徽班进京,将徽调,昆腔演变成京剧,人们称他是徽班领袖,京剧鼻祖。
   公园寻荷,黄梅吐芳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        有部电影《程长庚》,主题歌是这样:
     “天地大舞台,舞台小天地,生旦净末丑,无非他我你,唱做大家仔细,红脸白脸由你扮,笑骂由人,由不得自己……”
     真是世事由不得自己,程长庚塑像面前响彻的却是黄梅戏的曲调。难觅知音啊,我游玩了两座公园,有一两处,是唱流行歌曲的,其余都是唱黄梅调的。仔细搜寻,也没有找到唱京剧的影子。我不懂戏剧,但京剧的唱词的优雅,意远旨深,启人心扉,印象深刻;那京腔京调,那高亢激昂的,那清丽委婉的声韵,易于沁人心脾。虽说京剧是国粹,但在安庆,国粹比不过乡音啊。但我对黄梅戏曲接受有个过程:
   对事物的喜爱与否,有时跟童年有关,我第一次接触黄梅戏是少年时代,刚刚从皖西到安庆。
     一曲是《打猪草》,只回忆起几句唱词:
        小女子本姓陶呀,呀子伊子呀,天天打猪草呀,伊呀,(音)昨天起晚了,伊嗬,今天要赶早奧,呀子伊子呀……
     还有一不知叫什么曲子:
         只要身子正呀,哪怕与和尚——共板凳,咿呀和嘿……
     这是啥唱词,俗,觉得与黄梅戏有些隔膜。
     我觉得京剧许多台词非常美:“如《梨花颂》:梨花开,春带雨,梨花落,春入泥……”京剧台词似乎对自己的口味些。
     直到看到严凤英的《天仙配》,看到韩再芬举办的小型的,融合现代种种舞美情趣的黄梅戏曲之后,感到黄梅戏逐渐脱胎换骨了,得刮目相待了。但如不是招待远方的客人,我一般还是不大上剧院欣赏。
    今天,我为京剧鼻祖面对清冷的场面而遗憾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长庚京剧老更深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京腔京味声震云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可惜淡忘消魂曲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只让黄梅压倾城
       地方政府对黄梅戏的发展,做足了功课。好多年,花大本钱办黄梅戏艺术节,借以招商引资;今年国庆举办黄梅戏艺术周,对剧团演出给予极大的资金支持。
       社会发展太快了,消遣方式缤纷万千,声光电的传媒的吸引力太大了,人们已不适应慢节奏的演唱。安庆极支持黄梅戏校的生存,呐喊黄梅戏进校园,出资让剧团出去义演,但剧团维持还是困难,有时只好不务正业,搞婚庆,搞开业庆典……政府扶持黄梅戏已是不易,国粹也只好让它粹在一边,指望国家来保护了。
  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6)| 评论(2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