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花一簇

从教五十年,任班主任24年,学校管理26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,文图虽粗疏, 但都出自老妇之手, 雁过留痕, 我以我笔写我心,追求的是 行文朴实、真诚自然, 老有所乐,, 渴望的是得到博友批评指正,老有进步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说说大姑娘家的奇事  

2017-06-22 08:54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我们这儿把丈夫家出嫁的姐妹称姑娘,我的孩子称姑妈。我家原有三位姑娘,二姑娘六十年代贫病去世。现在大姑娘96岁,三姑娘 84    岁。2008年三姑娘夫妇,小叔子分别从合肥,从北京回来,家族为两位姑娘,一道举行了结婚70周年和50周年的纪庆祝会。姐妹两婚龄都如此之长,惊动安庆电视台,但家里拒绝了采访。
     这是当年纪念会后留下的一张摄影:右边第二位,第三位是大姑娘夫妇(87岁,86岁),右第四位,第五位是三姑娘夫妇(75岁,74岁),下文我跟孩子称呼大姑娘为大姑。
说说我家的大姑娘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 
    在芸芸众生中,大姑是一极为普通的老太太。但在家庭里她是一棵浓荫盖地的大树,福荫着家人,以她的美德和才干赢得家人的尊重和爱戴。
        一,大姑婆家的生活方式,独特的老去方式
     大姑1922年出生,18岁嫁给大一岁的姜,生有两儿两女。抗战期间住农村,上有公婆,还有一小叔子。姜家是大户人家,坟墓让文物贩子盯住,被盗几次。抗战期间,姜家男丁全在外面工作学习。一大家里里外外的事情全是大姑娘经营料理。解放后定居安庆,自己是木材公司会计,丈夫是中学管理人员,是文质彬彬,好好先生,甩手掌柜,夫妇恩爱,从不脸红,却是妇唱夫随。
     奇的是他们家饮食特点和老人辞世的方法。
     大姑的公公90多岁时还可以登上安庆七层振风塔的塔顶,头脑清楚。他们家不吃菜油,只吃猪油和麻油。公公早上吃稀饭,挖上一勺猪油拌拌,令人惊讶,喝汤喜喝第一碗浮在上面的油汤;可以说他们家每天都有骨头汤(六十年代除外),荤菜主要是猪肉和鱼;冬天喜欢风肉,风鸡,腌上几十斤青鲲做成糟鱼夏天吃,糟鱼是大姑绝活,也吃点腊肉。不大吃腌制的素菜,平时小菜,用麻油比我们重得多,大姑做长江野鲫鱼用油酥,连骨带肉都可吃下去,特别可口。主食是大米,过去也不大吃杂粮。
     她  的公公活了103岁,1981年去世。平时就不大进医院,临终不请医生,在家老去。不过因关节疼,数十年,他都服过去那种大片子的阿司匹林(不是肠溶片)用大姑的话:阿司匹林吃了上担挑,不吃其它保健品。家庭和睦,子孙孝顺,服侍周到,到老在家说话有权威。
       她婆婆一生特别爱清洁,每小便之后,都用水清洁下身。1979年,86岁时自感不行了,停食,米水滴点不进,尊重本人意愿。没进医院,不请医生,老人停食不说话,不呻吟,家人沉浸在一片沉痛、肃然气氛中,10天后,悄然辞世,可以说干干净净一如生前。两位高寿老人死在七八十年代,那时国人平均寿命,没有现在高。
       我九岁时与姜家同屋,后与大姑爷同校共事,他九十岁时还步履轻快,没有老年人最后走碎步、慢步的情况出现,直到生命最后都在读书看报,做笔记,喜看《参考消息》、《新华文摘》并向子孙推荐好文章,赠送箴言,写得一笔好字,善与人侃侃谈话,轻言慢语,温文而雅,深得子家人亲朋敬重。
    特别奇的是,大姑爷选择与他母亲一样的死法,临终没有进医院。要知道不是经济问题,他的两个儿子分别是安庆交行和中行行长,孙辈在北京广州等地工资不低。在他禁食的第五天,我走近他的床边,他主动握住我的手说:“谢谢,谢谢你”,他是看着我成长,一直是我良师益友,此时,万千语言不知如何说起,心里一片茫然,只是祈祷:“走,就快点走吧”  ,我想到我自己只要几个小时不吃,就全身发抖,虚汗淋淋,难以忍受,他怎么几天这样平静地躺在床上,滴水不进是多么让人揪心,这苦难的历程让人多么痛惜。我不明白他到底是痛苦还是不痛苦。
    他的孙辈从北京,广州各地回来,轮流抱着他,给他擦洗全身,拳拳孝心令人动容。他的孙辈不少是在他肩背上长大的,孙辈上幼儿园,他一个个地驮着接送,这是他晚年的一项喜爱的工作,个个孙辈都十分孝心。我感到最后几天,他身体发出浓浓的异味,禁食后已无屎尿,就这么静静地闭眼躺着,无声无息,不说话,不呻吟,不作痛苦状,一如他的母亲,临走前一天,长孙在他耳边放音乐,他眼里流下泪水,2014年 9月21日 ,禁食的第十天,在儿孙跪拜下平静辞世,享年94岁。母子俩都是禁食十天而去,奇不奇。
     死可能与跌倒有关,他喜欢到江边盘桓,一次下公交车,因没踏上公路边的牙石而跌倒;一个盛夏酷暑的中午,倒在高温的马路中心地带,被人送回家,从此身体日差,高龄老人最怕的是跌跤。
   后来我与一老友谈此话题,我说十天绝食,太漫长,自己和家人接受怎样的煎熬。朋友说,孙辈每天给他擦澡,延缓了他的归期,旧社会节妇殉情绝食,脸都不给洗,是不让身体碰一点水的。
    姜家这三位老人,过的是平常生活,没有刻意锻炼,不服用保健品,不检查身体,漫长的一生,几乎没到过几次医院,家里重视做可口的饭菜,注意食品营养,注意清洁卫生,家庭和睦。老式家庭坚持老式辞世方法,没有惊动他人。大姑爷一生不吃药,一生也没有花什么医疗费。
     前一向看到琼瑶因丈夫的临终医疗,家庭搞得沸沸扬扬,很不以为然,关乎生死,家里意见不统一不好办。姜家老人这种辞世方法,我欣赏,我赞成。阿弥陀佛,既悄然地来到世上,那就也悄悄无声不惊动任何人告别世界吧,这是我向往的老去方法。
    我认识一人在重症监护室呆了两年,已是植物人,让一个根本无生存希望的人这么耗着,到底为何,这对躺在床上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的人,人道吗?
       二,柔弱女子在家中挑重担
      抗日战争时期,姜公公是民国官员,俩个儿子在外求学,家中一切事务由公公吩咐,大姑操办。抗战期间,家里买卖要经过三道鬼子岗哨,为此大姑的父亲,因为担心女儿安全,而向姜家提出抗议,但事情她不去做谁做?这也培养了她的干练,后来渐渐全家的大事小事都由她做主,她操办。
    他们原是居住农村,兵慌马乱,农村不安全,后决定进安庆城,看房子,买房子,搬家都由大姑决策,操办,年轻的她,雇了七条大民船搬好了家。
    抗战期间,我丈夫一家逃难到农村,1944年我的公公得病,死时46岁,我公公写了八张纸的信给大姑托孤,大姑自己的母亲在20几岁就去世,后有了四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,小的才两岁。我公公是民国政府公务员,死时有笔抚恤金,当时有人建议买地出租,就在农村苦度时光。大姑协助继母弟妹回迁安庆,为保证抚恤金不贬值,大姑将纸币兑换成银元,投资医药公司,费尽心血;让二姑出嫁,自己提携小姑,让继母带着两个儿子苦度时光……因此大姑要操心娘婆两家的事情,大姑与继母及弟妹关系融洽。有才干的人,不仅会做好事情,还会处理各个方面的关系。

     有着苦难经历的四姊妹,在艰苦的岁月里互相提携,相依为命,走过漫长人生路,完成事业,子孙走向省会,走向北京,走向国外,老姊妹都过上了幸福晚年生活。这是他们一起去祭拜祖坟的路上。
  说说大姑娘的家事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 
    大姑的大儿子,在上世纪60年代在中学读书,因到农村学农,得了牲口才得的放射状菌的病,腹部长一大脓包,开刀用了八个小时,术后有一段时间要挂粪袋,后来痊愈,去掉了。当时,世界得此病有记载的只有三例,大姑送其到上海同济医院,决定倾家荡产为其治疗,当时他夫妇两人工资要养八口之家,衣食不周,生活极其艰难……医院一直随访,治愈后20周年、40周年,还通知他到医院复查,得病三人中只他一人活下来,虽得益于当时上海众多专家智慧,也得亏大姑的不言弃的决心。后来这儿子受命筹办了安庆交通银行,建起安庆第一座金融大楼,他的子孙也极其优秀。
    大姑要上班,要维持一家七八口的饮食起居,服侍老人,操办四个儿女婚事,到八十多岁还在家掌勺,关心弟妹,关心侄男侄女,亲戚朋友事无巨细,都牵动她的心肠……我结婚时,丈夫在外地,婚房的家具由大姑制作,床是木质雕花,非常考究,几次搬家都舍不得丢弃,至今保存。
    现在大姑跟大女儿一起住,另外几个孩子都随孙辈到大城市去了。六年前她开始大便出血,病因不明,年事已高,不能手术探查,有时血色素低到三点几,输血就会精神旺盛。最近一年她坚持不输血,说这会使生命没有尽头,准备在家老去,但全身疼痛,痛苦难忍,儿女坚持给她输血,一输血病情就好转,生活一直自理。六年来,每年要输一两次血。看来输血能使人年轻,长寿。现在她满头青丝,头脑清晰,找我借书看,96岁的她还与我交谈《浮生六记》,李清照,柳如是,朱淑真,居里夫人的故事,喜欢看我写的博客;年轻时喜看群书包括武侠小说,她说自己受侠客情操影响很重,快人快事,重情重义,办事果敢利索;她只读过几年私塾,文化功力使我惊讶不已。
    最近有一好友,在信息上传来一组照片:是奥巴马、丘吉尔、克林顿、……这些伟人在童年时,妈妈牵着他们小手的照片,一个个慈爱的母亲,牵着一个个可爱的儿子的照片,笑容可掬,十分有趣,我突然想到中国的“母”字的奥妙,无论你是多么伟大的人物,你在世界上叱咤风云也好,你几次登上贝尔领奖台也好,你攀越世界屋脊珠穆朗玛峰顶峰,一览众山小也好,你飞越太空也好鸟瞰宇宙也好,你都是来自母腹中的那个小不点……母亲万岁。
    人有多重价值,开发是多层次的。我家的大姑娘在芸芸
众生中是普通一老太,但正是这千千万万的老太托起一个个家庭,一个个家庭托举了我中华民族,自强不息,傲然挺立于世界民族之林。  说说大姑娘家的奇事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  
说说大姑娘家的奇事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 说说大姑娘家的奇事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 
    2017,6,21日 她正在吃晚饭,我给她用手机随意拍了这两张照片,她性格开朗,爱旅游,爱读书,戏迷(京剧),终身不辍劳作(家务),身略高,偏廋,年轻胃下垂,不锻炼,不怎么吃杂粮(胃不好),她父亲48岁去世,母亲20几岁去世。不吃保健品。她的高寿:听从自然,快乐的生活着。
    祝福她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。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7)| 评论(1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