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花一簇

从教五十年,任班主任24年,学校管理26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,文图虽粗疏, 但都出自老妇之手, 雁过留痕, 我以我笔写我心,追求的是 行文朴实、真诚自然, 老有所乐,, 渴望的是得到博友批评指正,老有进步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捡骨·捡骨  

2017-01-08 08:59:2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大约1946年后,我六七岁的时候,看到过一次捡骨,至今依稀记得。那时我父亲在合肥工作。我和母亲在皖西霍邱县,那里有我家的房屋和农庄。一次我母亲回安庆长丰,村里一位20多岁的一个农民——立魁,找到父亲要求找事做。
   我父亲托人把他安排在霍邱,好像是当一名警察,老是穿着警服。常在我家出入,有时背着我们小孩到处玩。不想不久得病身亡。是我父母出面安葬的。
    解放战争风云涌起。48年父母决定回家乡安庆定居,家中财物,书籍不知如何运回。但他们首先决定,把立魁的遗骸运回家乡。这就有了捡骨的策划。我小时候是一个天不怕,地不怕的疯丫头。那天偷偷随着大人,来到立魁的坟茔。家人大惊,死活把我从开棺的现场拖开,只让我远远观看,现场充满肃静的气氛。
     捡骨的人,一块一块的捡起骨来,每一块骨头都用皮纸包起来,这种土纸,这几十年也没有再看见过了,纸颜色略黄,韧性大,不易撕破。包好的遗骨依次摆在坟边,力求完整,还用用筛子筛土,看有没有遗留的。最后把纸包包,小心依次放进事前准备好的的皮箱里。
       1949年我们了来到立魁家乡,立魁家不知是什么人,我们称齐姐的,盛赞装骨灰的皮箱质量好,不断称道父母为人厚道,在兵荒马乱的时候运回遗骨,也对立魁的短寿,唏嘘不已。想不到齐姐家的几代人,后来照应我父母姐姐的坟茔。
     孩童时代的经历事,往往对人一生产生影响。
     40年后,我主持我父亲的开坟捡骨重葬。
     我姊妹五人,几位哥哥都在外地,我一直在父母身边。1960年大饥荒,61年父亲病危,临终父亲告诉我,不愿意葬在公墓。是的,那里没有草木,没有流水,是荒岗乱石堆。可是年轻我有什么办法找到一块坟地?父亲是一个很有情趣的人,擅长书法,喜读诗词。时常与友人,让下人人提着小文具箱子:笔墨纸砚齐全,雇一辆车游山玩水,写诗作赋;也通晓风水.
    我和小哥扶棺,随着大板车来到公墓。灾荒之年,来不及安葬,棺木就摆在山头上。过去老人忌讳棺木露天摆放过夜,可是什么办法,因为饥荒,我们的心理也麻木了,有的只是无尽的沉默,无尽的道不出的沉重。
    过了两天,待我二哥从部队赶回,只见坟地一下起了一排排新坟,没有碑,也没有编号。萋萋荒野,哪一座是你的坟茔啊,我的老父亲。可叹,非常的岁月,非常的行事,连下葬这种大事,陵园也不通知家人。
    到陵园管理处询问,他们让我们自己,按他们指定的方向,通过数数寻找坟茔。找到他们所说的,我实在怀疑,是不是我父亲的坟头。我说,让我看看棺木吧,说着,就分开坟头上的土。那时浅葬,棺木与地面平齐,上面只不过堆上两三尺高的土。看着棺木的油漆,觉得好像是我们家的寿材,但又心存疑虑。唉,其实就是草草掩埋而已。也不知哪天才能安上碑,二哥就自己在家做了一木牌,写上父亲的名,插在坟上,算是临时的碑。
     每年清明,我独自挑土祭扫,有时带着年幼的外甥女,兄长都在外乡。每次上坟,我都默默祷告:父亲,女儿来了,这里安息的是您吗?是您就好;不是您,坟中人请关照我可怜的老父吧……
     这种祷告一直折磨着我,心绪充满恐惧,不安,困顿,忧郁,不知所措,八十年代后,人们精神似乎开始苏醒起来,我立即决定开棺捡骨,我求助齐姐。
     在物质极度困乏的时代,齐家在农村更是温饱难求,只要他们上街,母亲无论如何都尽力招待。后来齐家承诺,将来帮助我,打理母亲后事。75年我看母亲,已经差不多要灯干油尽,就来到齐家。要求寻墓地,那时也没有找风水先生这回事。在他们安排下,我来到山上,什么地方好?我在山脊上一站,温暖向阳,眼前开阔,背后高山,附近有山泉流水而又不会影响坟茔,如果摄影,我站的地方,就可以作焦点中心,决定就这里了。然后的一切丧事,都是齐姐丈夫儿子组织进行。
      在齐姐家帮助下,我中年夭折的姐姐也归葬在母亲坟边。
      现在,我请求齐姐,帮助寻找捡骨的人,不想齐姐的丈夫儿子愿意承办此事。他们的极度贫困,求生的愿望比什么都强烈。我们来到公墓,实际是无人管理的一片凄凉之坟地,二三十年过去,许多坟地已经平啦。
      说来,我办事也是胆大包天。一来我没通知外地的兄长,他们忙,也没有把父母坟茔的事放在心上;二哥,刚从部队转业回来,这事要他办,他也不知如何办,捡骨那天,我通知他到场,一切听从我的安排。还有不可思议的是没有通知陵园,这事在今天那还得了,因为文化大革命之后的无政府状态,使人无法无天,何况事实上这片公墓已无人管理,你要是通知他们说不定办不成。
      开棺时,棺内惨不忍睹,说不来的惨状,我学过解剖学,动过尸体,自以为无所畏惧,可是我倒退了两步。捡骨的齐家父子稍迟疑一会,还是跳进坟中,没有立魁那样的一根根白骨,而是在黑,白,似乎闪着一丝蓝色的泥土里寻找枯骨。要命的是怀疑的思绪又钻进我心里:我的老父亲,老天保佑这就是您吧。眼泪盈眶,心里难以言状揪心的难过,内疚,不安……这时,捡骨的人坟内检出一个玉环,是过去男人佩戴在大拇指上那种玉环,我认识它,这使我大大地舒了口气。感谢母亲,你让父亲戴了这块玉,终于放下压在我心中,几十年沉重无比的石块。坟里闪着一丝丝蓝色,是因为父亲死在八月,内穿一身白纺绸,外罩一件蓝色长衫,典型民国服装
     我的老父亲,原谅我在你临终时没有给你一承诺,但实现您愿望一直深深保存在我的心里,今天,直到今天才实现您的愿望……感谢捡骨人,出示了这块玉,它是一块名贵的墨绿色的玉环,我不知该怎么叫它,在坟里藏了几十年,已变成褐色了,因而更值钱了。捡骨人让我留下来,不,我父亲喜欢收藏墨,玉,印章。后因为没有生计,都一一变卖,只留下这快玉,还是让他带走吧。捡骨人,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放上遗骨,倒上汽油,在茫茫的蓝天之下,在这萋萋的荒野上,冲天的火焰净化了枯骨,然后捡骨人小心的捧起装进瓷坛,埋在母亲的棺木边。齐家先后三次为我们大修坟茔,不豪华,也不过于简陋。
     父亲:当年是给你草草埋葬,今天也还是默默给您捡骨,没有选黄道吉日,没有请风水先生,我要让您回到母亲身旁,陪伴您还有您的大女儿;没有惊动您的其他的儿子,在人生的路上他们也在艰难跋涉;没有像解放前,请神职人员做一场热热闹闹的法事。我们默默地,以极其简单的方式,完成本应极其复杂的仪式。但是我尊重您的愿望,实现了您的愿望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    那年,我看到齐家盖了砖房,屋顶铺的是稻草,因为买不到屋上的的大瓦。我丈夫的姐夫从六安运来一车大瓦,送到齐家门口;齐家几十年看管我父母的坟,起先每年都给点小费;后来他们生活蒸蒸日上,在自己家办起了服装厂。现在每年清明,都是他们送农产品给我们。当然只要他们需要,诸如求医找药,法律咨询等等。我们家儿侄辈,都会马 不停蹄为他们操办。
    集善承德,神明自得。父母的善良,造就两家百年之好。
    有趣的是。我的一位表姐夫在九华山下青阳去世,老革命,满堂儿女,在当地很有影响。表姐却让我到烈士墓去看坟地,拿主张,其实哪有我说话的份。
      1999年我姐夫也约我,陪他到他家乡枞阳看坟地,此时他已患胰腺癌,准备葬在他母亲身边。我姐死后他续娶,葬在何处好?他考虑还是跟自己妈妈吧。
    他去世火化时,我看他家族人太多,火化后,就打算悄然离去。不想我外甥找到我,要我同去选碑,同到墓地看看。我有些奇怪,我读不懂周易,几次拿起又几次放下;我从来没有看过关于风水的书,而且我根本就不相信风水。他们找我看坟地,是怎么想的,我也不好问。
    我姐夫自己选定的墓地,不过是田畈中一座矮矮的小山丘,从美学观点看实在不怎样,过去读书对黄土垄中一词有印象。可这里是花岗岩风化的细石,所以山上不长树木。我想起一句诗:“丞相祠堂何处寻,锦官城外柏森森”。就对对外甥说,找人在坟的周围挖洞,填土,栽大棵松柏,指定附近农户浇水,付成活费,指定人家,付费看坟。这样这坟山立即改观,与他生前全国绿化劳动模范称号也符合。反正你家不缺这点钱。
    还好,外甥听取了我的意见,后听说松柏都已成活,想必现在松柏,已是绿荫如盖了吧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4)| 评论(8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