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花一簇

从教五十年,任班主任24年,学校管理26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,文图虽粗疏, 但都出自老妇之手, 雁过留痕, 我以我笔写我心,追求的是 行文朴实、真诚自然, 老有所乐,, 渴望的是得到博友批评指正,老有进步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琴声悠悠;思念深深  

2016-01-22 15:17:4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先后有过三把胡琴,它见证了我甜酸苦辣的生活。岁月匆匆,浮云时事改,抚琴思亲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,买琴忍饥肠,学琴无师长

          1954年我考取初中。教音乐的韦老师,带着一把胡琴走进课堂,琴声响起,满堂寂静,琴声袅袅,不绝于缕,深深打动了我。老师说要教会我们识谱,拉琴。可是买琴却是很困难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父亲是旧政府的公务员,解放后失业,且年老体衰,母亲是小脚女人。大哥参军进军大西南,二哥抗美援朝,小哥药师,姐政府干部,四个未婚好劳力出去,可是从1949——1955年都没给家寄过一分钱。当时是供给制,年轻人哪怕是去抛头颅,洒热血,也是无一点薪水,(有孩子的老干部发保姆费)。我和父母的生活可想而知。我特能体会鲁迅小时的典当生涯的困苦。记得54年,母亲用一床考究的美国蚊帐,只换了一斗小米。尽管家里已是山穷水尽了,琴还是买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  音乐课没上几次,韦老师被打成“反革命”。我看着他戴上镣铐,同学自觉不自觉地,蜂拥到校门口,目送他走上刑车。只见他衣着得体,发型与众不同,面容沉静,一副学者派头。而接任的老师面容忧郁,不苟言笑,不提学谱,学琴的话。他拉手风琴,教会我们唱了不少苏联歌曲。

       我跑到新华书店,买了一本学琴的谱子,先按熟悉的歌曲,对照曲谱摸索,劲头十足。一天课间,教室传来美妙的笛声,像是吹《百鸟朝凤》真是如听仙乐,如醉如痴,是姜同学独奏的。不知是怎样省了钱,买了根竹笛。在家,一会咿咿呀呀拉琴,一会呜呜吹笛,忙个不亦乐乎。父亲生气了,说道:“十事之通,不如一事之精通,你如此朝三暮四,不是成噐的样子。”我改变策略,在家学琴,在校学笛。

     我所在学校原是教会学校,与教堂一墙之隔,有边门相通,教室就在旁边。一下课,我飞跑过去,偌大的教堂空无一人,那年,慈颜善目的外国传教士刚被撵走,信徒也好像不来教堂了,唱诗班的人更无踪影。好,我在大堂一站,教堂穹顶上图画《圣母玛利亚抱着圣子》,慈祥地看着,我鼓足劲吹呀吹呀,差不多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,才让竹笛发出响声。(凡事都有个度,死吹是不行的。)上课铃声一响,立即飞跑回教室,一老师见了,笑道:“慢些,慢些,拿个吹火筒干嘛?”

      我终于学会了:拉琴、吹笛,吹箫。

      大约,九十年代,我在黄山天都峰前旅游,看见韦老师在写生,哪里是什么反革命,原来还是知名的画家,去年仙世,享年93岁。2000年我看见姜同学,我问他。笛子还吹吗?摇头。他哪知,在他的影响下,我学会了吹笛子。

      环境的潜移默化作用,有时能影响人的一生。今天回忆起来,我是在半饥半饱的日子里学琴的。那时那么苦,个个却干劲十足,因为都期待共产主义的早日实现,期待美满的社会主义新生活的很快到来,再苦也无一句怨言。可接踵而来的是:“阶级斗争一抓就灵”和哀鸿遍野的饥荒,父亲死在1961年。我永远感恩我的父母,在如此困顿日子里,为我购琴。双亲虽已,至今水犹寒,“今天,女儿,我有美酒,该往何处祭奠您的魂灵,父亲……”

2016年01月10日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
 年轻时的父母

          二,月残花易落,遗琴赴黄泉

       有两个人,要跟我学乐器。一是丈夫,一是姐姐。丈夫说一拉琴,心里就感到难受;一吹笛子,头就发麻。心里无事,才是人生好时节。他俩都没学会,因为过了季节。“季”字怎么写,上面一个禾苗的“禾”,下面一个“子”。禾苗是要在一定的季节一定的日“子”里成长的。成年人杂事缠身,心绪不静,手指经络成型,要学习乐器,要有花大力气,还事倍功半。

      1954年,要实行布匹凭票定量供应。一天姐郑重告诉母亲,最近不能到商店买布,领导一再打招呼。(现在也搞不明白,为什么限定一个时间不能买布)。母亲不听则已,一听立马跑去买布。为此领导说姐顶风作案,记大过一次。而母亲却强调姐已经怀孕,不买布怎么做毛毛衣。那时记大过,对于年轻人是不得了的事。然而姐姐的霉运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   1954年夏,长江发特大洪水,城外一片汪洋,洪水如同猛兽,围困城门,人人为抗洪日夜奋斗。姐姐怀孕上了圩堤。上有暴雨倾盆,下面路滑难行,踉踉跄跄挑着土,流产还晕倒。

        姐姐,想必身体也没怎么复原,又怀孕生两女。

       1957年前后,丈夫由市里一局长,变成右派,发配去劳教,姐一人扛起育女重担。1960年灾荒,大家都在饥饿线上挣扎。灾荒还刚刚过去,姐又有一子,身体一直虚弱。

      丈夫恢复工作不久,文化革命爆发,他夫妇整天担心,怕戴高帽游街。再接着,武斗中心就在他家门口,子弹横飞。

      造反派整天纠缠,要她丈夫参加,她头脑清晰,誓死不让他与造反派接触,一天到晚紧跟。她身体本就大损元气,这一切使她吓破了胆,身疲力竭。68年患病,良性脑瘤开刀,丧失劳力,在家休养。百般无聊,要学胡琴,我教她时,又怜惜,又无奈。1979年,她把琴送给我,绝望地说:生命到头了……那年她才48岁,可怜她夫妇恩爱,子女优秀。她这一死,不久丈夫成了能干的市长,孩子都考取大学,纷纷离开小城,现子孙不少定居海外,这就是姐姐的命。她葬在父母墓边,拥有的只是父母墓边的一抔黄土。她的琴一直挂在我的书房里,三次搬家,丢弃了许多东西,但琴都妥善保存。琴她没学会,我也不再有情趣去玩。我时常想她,特别在看到别人家姐妹一起的时候,在晚年寂寞的时候,今天,我一边打字,一边泪水湿透了手巾…   

2016年01月10日 - 眉笑 - 梅花一簇年轻时的姐姐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三,赠琴当割爱,青云羡鸟飞

      改革开放以后,人们生活显著改善,不少同学随子女飞到天涯海角,也有不少成了老弱病残,有的已告别人世,夕阳照晚霞,知交半零落。一天媳妇带回一把琴,原来是一位中学校长,要告别家乡定居深圳,走时赠送。我心里一阵说不出的滋味,已经告别近三四十年的琴技,早就荒废了,脑子一片茫然,不记得指法了  ,但随手一拉。刘天华的《良宵》曲子,虽然有些生硬,但居然悠悠扬扬地流淌出来,哎呀,好琴。哎呀,不思量,自难忘啊,我的琴技依然在,欢乐之情难以言表。

      从功利角度说,我学了乐器是没有用处的。因为自学,没有练习登台与人合奏的习惯,没社会效应。但学琴给自己带来过快乐:学习过程的快乐,偶尔满足虚荣心的快乐。记得我即将退休时,一次学校元旦演出,我拿出横笛吹了一首什么曲子,清脆曲调,荡漾在大厅里,台下两千多师生寂静无声,同行都惊讶。我拉琴的水平可能在专业者面前是不值一提的,而在业余初学者面前,是了不得的。自从有了好琴,我每天要练习一下,我把它当作锻炼手指,防止老年痴呆的一个运动,我多半在邻居上班后进行,怕影响别人。哪知碰到两个邻居却对我说:拉得好,又是老歌曲,胡琴的琴声,现在不容易听到。我一听高兴笑出声来,我偌大年纪了,还像小孩一样。

      不过,我还是觉得,当年我要把学乐器的劲头,花在读书上,那,我的内功就加强了,内秀也增加了。

       2016年8月7日 - 眉笑 - 梅花一簇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5)| 评论(1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