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花一簇

从教五十年,任班主任24年,学校管理26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,文图虽粗疏, 但都出自老妇之手, 雁过留痕, 我以我笔写我心,追求的是 行文朴实、真诚自然, 老有所乐,, 渴望的是得到博友批评指正,老有进步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皓月冷千山  

2015-12-19 09:09:2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       我父亲1961年去世,葬在公墓,后因要与母合葬迁出。大约2010年前后,公墓管理处通告,墓地改造,部分墓地要限期迁坟。我想起了与我父同葬在一坟山的我的一位老师的墓,他因医疗事故去世,未婚,无家属在此地。不由牵挂起来,尘封的往事不由涌向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 大约在1956年,我读初二。校长发起成立文学社,他40多岁,参加革命较早,高个英俊浪漫,都说他非常有才气。负责文学社的是蒋老师,个小内敛,30岁左右,好像他们都有大学学历,外乡人。一天,蒋老师召集五六个文学社小组成员,听校长讲话。校长说了一通要多写散文,诗歌之类的话。不知怎么他扯到李后主的词上,就像现在电视主持人那样,他声情并茂地朗诵起来: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……肢体还做出模拟大江东去的澎湃状态,他生动地讲述作者的高超的语言的表现力,他那近似京腔的北方口音,给我留下永生难忘的印象。

    接着学生得说点什么,那时我们学的课文基本是政治口号加口号,呆板又呆板,我们哪有什么文学素养。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尴尬无语。我从来就胆小,腼腆,在老师面前说话几乎要发抖。蒋老师微笑地鼓励我:说点什么或者背诵几句吧。在家,父亲老督促背古文,我不肯。曾被逼背过陶渊明的《归去来兮辞》,还记得几句,看看混不过去,我背了起来:“归去来兮,田园将芜胡不归,自以心为形役,奚惆怅而独悲?悟以往之不谏,知来者之可追……”哪知这引起师长的兴趣,得知我父亲的名字后,校长说:“阿,原来是夏老家女公子,我得去拜访一下……”真好笑,那时我父亲,因为有在国民党时期安徽省政府工作历史,整天提心吊胆,不过他善书法,让他写字的不少。

    我根本没读多少书,腹内空空,就会那么点,却甩了出来。不过在那个年代,初中生能背这篇文章的不多,课本上基本没有古文。从此老师对我格外关爱。蒋老师以后频繁借书给我,我写了文章他随时批改。要知道,这可没有任何功利目的。一个中学校长如此关注学生写作,今天也难找。

     其实,那时我还是糊里糊涂的,课余好跟着朋友,爬山下河到处疯玩;在家是老小,大人小人喊我都是小名:“小毛,小毛”叫个不停,抗议也没用,根本不把我当回事。突然得到老师的关爱,真有些意外。

     可是文学社很快就寿终正寝了。校长办文学社时,正是他春风得意之时,他口才好,文学功底厚,连篇发表作品在《文汇报》上,得了一点稿费就请客,包括我们这几个人。他哪知,政治生态环境的如此诡谲,他哪知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时候。这不,很快他成了放长线,钓大鱼的产物。说是响应号召,帮助党整风,结果种下许多的“毒草”,戴上右派的帽子去劳教。释放后,分配到文物管理处工作。见到我,不是说要写一本小说,就是说要出一本诗集……那时何处敢发表他的作品?他开始嗜酒,最后一次见面,大约在90年代末的一天,他躺在医院病床上,我非常怜惜地看着他,这么一个有才华的,而且很早就投身革命的人,一事无成,即将走完他悲剧的一生。

      1957年我初中毕业,谈到前途,父亲一番话,决定了我一生的走向,我提到老师鼓励我学文。父亲说:“文章是可以写的吗?你姐夫在单位说了几句话,便被发配去劳教,你校长写了几篇文章命运如何。文学最误人,以为读了几本书,写过几句话,就可想入非非了,孔乙己式的人物多了去了;文章本天成,要有才情,要有独到的思想境界……”想了一想此路行不通,但做一名出色的教师是办得到的。后来,我安安心心从教,一生心情淡然。只是以后别说写作,就是写封家信,都觉文思短路,提笔无言。退休后,家里连一支像样的笔都没有。

    2013年,4月在儿孙的鼓励下,弄起了电脑,开始试试写写小文章,打发黄昏寂寞的时光,动动脑,动动手,比无所事事强。写写陈芝麻烂谷子的事,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公开,写得好也吧,坏也吧,要发表就发表,在信息如此丰富的时代,我的文章缺乏趣味性,知识性,但并没有人歧视,还意外地得到博友的鼓励和帮助。要是早些日子起步,进步肯定快些,想进一步提高,体力智力都跟不上了。想来,校长生不逢时,满腹的文才,得不到宣泄的渠道。要是健在,可能不愁发表的问题了。起码,可写写博文。

     再说蒋老师,57年以后他去了安庆地方报社当主编,后不知怎么又在政府机关工作。1961年突然听说死于医疗事故,噩耗传来,悲伤之情难以言表。想到他当年对我殷切的期待,真诚的帮助,不由泪如雨下。昔时人已,今日水犹寒。

     2010年前后, 我来到公墓,找学生帮忙寻找蒋老师的墓。事隔几十年,我也不记得当年坟地区号,我要求查档案,被告知:1960年前后正是饿死人的年代,每天死人无数,草草掩埋,墓碑都来不及打。几十年过去,档案早在文革时遗失。学生得知我寻找心切,就找来一位最老的埋葬工,帮我回忆,我们来到墓地,只见漫天荒草萋萋,坟茔已是七零八落。夕阳西下,皓月爬上荒冈,一片凄清。风悠悠,草摇摇,魂归何处,路迢迢……一个人死了几十年,还有人想起他,那他就有成功的一面。

     今天我已是76岁的老人,回忆16岁的往事,中间相隔一花甲,往事已矣……挥挥手,告别了,那逝去的青春,告别了,我的师长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6)| 评论(7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