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花一簇

从教五十年,任班主任24年,学校管理26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,文图虽粗疏, 但都出自老妇之手, 雁过留痕, 我以我笔写我心,追求的是 行文朴实、真诚自然, 老有所乐,, 渴望的是得到博友批评指正,老有进步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一次出庭辩护的往事  

2014-06-13 07:16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   1983年在法院工作的外甥女,要求我到法院做一次义务辩护。当时社会治安十分不好,政府从83年夏秋开始进行为期三年的严打——严厉打击严重犯罪活动。通过抓一片批、杀一批、劳动教养一批、收容教养一批,实现社会治安彻底好转。由于抓的人多,法院得加快审案。可一时没那么多的律师,上面就招聘兼职律师,通过考试,送到省里加快培训,立即上岗。大概事不容缓,我也没经过培训,就被喊到法院。法院的杨主任立即交给我一袋案宗,要我回去仔细阅读,还指派一名年轻的律师对我传帮带。几天之后那律师就带我进监狱去见被告。
       生平第一次走在长长的狱中通道,看着一个个囚室的囚犯,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忐忑不安。被告是两个小青年,我为之辩护的那人,父母年老,家贫有几亩薄田,给人印象是个混混。询问之后,回家又反复研究案宗:坦白交待啦,检举揭发啦,法院笔录啦,其实案情是很简单的,材料却把我看得头昏。大约我是过于认真了。
      几天之后杨主任通知我面谈。告诉我开庭日期,并说法院已研究过,被告将被判处抢刼罪,好像是三年。我一听表示不能同意,并不是因为还没开庭,罪已定,我也明白那时就是这麽回事。这时我对杨主任说:我虽不懂法律,但法律是神圣的,要探究事理,不枉不纵,不偏不倚。  此人并没严重触犯法律,不应当判刑,我说出我的理由。杨主任一听说:“你说的也有理,但组织的决定,我也不能推翻,开庭的日期也不能改。你按你的意思进行辩护,我再把你的意见向上反映一下。”  
       法庭设在一个小礼堂。正中台上是两位法官。台下公诉人一边,我和为另一位辩护的也是兼职的徐律师坐一边,帮助我的律师也在我身边,两位被告站立一旁。
       公诉人开始宣读罪状,案子   简单之极:83年的一天夜晚,两被告在马路上闲逛,有图谋不轨的意思。  他们站在马路的坡下,无所事事,东扯西拉。这时马路的坡上走下来一个头戴军帽的人, 一被告说:“我们去把他的军帽抢过来。”说着他们就跑过去抢下帽子。公诉人最后说: 两 被告严重的破坏了社会治安,应予以严厉打击,判处徒刑。
        公诉人说完,法官问我们辩护人有什么要提问的。徐律师无语,法院的那位帮助我的律师也无话。因我面见过被告,知道案情,同时我要为辩护埋下伏笔,所以我表示有话要问。
         我对我为之辩护的被告开始发问:
         “  抢军帽时你站在什么地方?”
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“ 我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”
         “  你是在场还是不在场 ?“
         ”在场“
         ”  那帽子是你抢下来的吗?“
         ”不是“
        ”  在抢之前你对同伙说过什么话  ?“
        ”我对他说:不能抢,这是犯法的“   
            听到这里,我面向公诉人说:“通过刚才的提问,没有道理要给我代理的被告判刑。”公诉人却说:“抢劫两人均在场,他没能起到阻止作用”
          为了增加说话的力度,我站立起来,开始我的辩护:“他虽在场,但实施抢劫的不是他,他并且说过:‘不能抢,这是犯法的。’就是在阻止抢劫,至于没能阻止住,那错在对方。这两位被告的行为有着本质的不同。
        当然他的行为的也确违反社会治安,夜晚在马路上鬼混,客观上也是参与了抢劫。性质是严重的。对社会造成一定危害。对其收容教育是应当的。但要判刑就过重了。另外我们要考虑两人违法的时代背景。十年动乱,一直喊造反有理,不破不立,打砸抢成风。而且鼓动全民学军,男女老少都学时髦穿军服、戴军帽,而社会上又买不到军装。他们今天的行为,实际是十年动乱的遗毒所致。他们的成长期,正停课闹革命,不读书不学习,现在又无工作,许多年轻人整天无所事事,造成违法乱纪丛生,道德滑坡,教育又跟不上。当然现在治安环境是到了不治,人民就不能安居乐业的时候。拨乱反正,严打是必须的。但打击的对象可要准,要打击严重犯罪违反社会治安犯罪分子,而我为之辩护的,他又没动手,并还进行过的阻止的,却要判刑说得过去吗?当年鼓励年轻人闹,今天却不教而诛,就不对了。为一顶军帽,轻易严判,说不定毁其一生,毁其一家……”
       此时法庭上无比沉静,公诉人也无语……我看见被告久久地注视着我。
      事后我的外甥女通知我,法院何院长要见我。何院长送我一套新出版的法律书籍,并说此地很缺女律师,如愿意来法院工作,一切调动手续他们来办。说我辩护语言有力,声音好,只是不懂法律用语……
     当时我在教育战线已干了二十多年,四十三岁了,也不想转行了。这次辩护使我感慨多多。我国从商鞅定秦律一来,已两千多年了,可是一直到现在,我国法律却还有许多空白,真要走上法治之路还很慢长,很慢长……社会的治理,不能靠运动式的法律, 一时严,一时宽,不能没有相互的制约,不过现在总祘在慢慢进步了……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4)| 评论(8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