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花一簇

从教五十年,任班主任24年,学校管理26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,文图虽粗疏, 但都出自老妇之手, 雁过留痕, 我以我笔写我心,追求的是 行文朴实、真诚自然, 老有所乐,, 渴望的是得到博友批评指正,老有进步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东风,东风  

2014-01-09 18:51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(一)东风。东风
        六十年代初的一天,我姐十分生气地把笔记本啪的一声放在桌上,吓了我一跳。她指着一张字说:你写了什么在上面。我一看是平时随意抄写的二句诗词:
         一是:相见时难别亦难,东风无力百花残。
         二是:东风恶,欢情薄,雨送黄昏花易落。
       那时我不过是二十多岁的姑娘,很爱玩味古典诗词。尤其是李商隐、陆游夫妇的。欣赏他们诗句中的含蓄、香艳的故事和美妙的音韵,朦胧的意味。每每好随手画画他们的名句。那天姐姐去开会,不知怎地拿了我的本子去作记录。不巧被同事看到,汇报上去。领导找姐谈话,要追究此事。
        当时有句最高权威的话:‘世界形势一片大好,不是西风压倒东风,而是东风压倒西风。’东风是指社会主义,西风是指帝国主义。他们问姐姐,你说东风无力,东风恶是何居心?你说百花残是不是污蔑社会主义的大好形势?姐姐这才回家拿我是问。其实我当时万万没有将它与当前形势联系的意思,根本没有贬低会主义伟大成就的想法。后来我写了检查,附上我学习古诗词的笔记,指出这两句诗词的出处。他们发现这诗句不是我姐自撰的,不能作她反社会主义的证据。批评一番也就不再追究,我这才大大松了口气。
           说起东风也怪,那时我家还发生一起令人惊惧的事。街道办人民公社,所谓人民公社,是想得美,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:办托儿所,办食堂,办工厂。无偿征收公民的房产,用老百姓的房子办这些事,搞得鸡飞狗跳。
      人民公社成立时,为表示庆贺当街扎起竹彩楼,彩楼上要粘贴对联。已近七十岁的父亲,用一大把棉纱头在盆里沾墨汁书写彩楼上的对联。横批是一张纸一个字:‘东风压倒西风。’写好送了上去,贴在彩楼上,居然一天谁也没在意。单单是区检查组视察时,发现帖的是‘西风压倒东风’。至今我也不明白的是当街那么大的字 ,怎么会谁都没发现错误,是人们根本不看,还是看到了就是不说?这事一下炸开了锅,我们家人三魂吓掉两魂半。当时我姐夫是右派正在服刑,父亲是民国时的官员,属于历史反革命,家在风雨飘摇之中。本来就时时提心吊胆。这下可怎么办。只要上纲上线就是反革命现行。还好,这时张贴的工人站出来说:当时风吹乱了,自己没文化,贴错了。工人的话总祘解答了问题,当局也无法对一个工人怎么样。我们一家总祘平安无事了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(二)忍笑,忍笑
        大约是一九六七年前后的一个星期一,我一走进办公室,就看见多了个宝书台。宝书台是木工打的,高一米多,宽二米的台子靠墙放着。台面上还有一个长方形的装有玻璃门的木盒,近二尺高,一尺多宽,里面立着伟人瓷质塑像,身着风衣,姿态潇洒,似乎目极千里,洞察一切。塑像前摆放着各种他的著作——宝书。不过这木工的手艺实在不怎么好,设计太粗俗,左看右看有点像旧社会土地庙里的神龛,只不过摆的是书而不是贡品。把活人的塑像放进神龛,所谓哪门?看到这我不禁哈哈笑了起来。突然,我感到自己太放肆,这会让人觉得我对此大不敬。要是为此对我进行批斗那可坏了,我赶紧收起笑容,严肃起来,幸好当时也没旁人。现在年轻人可能不解,我为何感到那么好笑。这与我多年受的无神论教育有关。那时不像现在,人们可以多元化思维,信仰自由,基督教,佛教,都受尊重,而信神弄鬼,迷信风水也都司空见惯。商店里摆那么多的财神爷的供像,人都见怪不怪,你要笑这,说不定会被人当精神病的。解放后,几十年教育人们视神灵鬼怪,宗教为落后、愚昧、堕落的象征。所以当时突然看到这神龛,自然就一惊一笑。不过就是现在,我一看见供奉财神,心里依然觉得好笑,只是不形于色而已。
           那时上下班要早请示晚汇报。由校长指挥,他站在台前,领着大家跳忠字舞,早晚各一次。二三十名教师手拿小红书,一边唱一边跳:
            毛主席呀,毛主席,
            您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,
            我们永远……
   现在我经常看着衣着鲜艳的老人们,欢快  地跳广场舞,那场景还真令人愉悦。可那时我们跳忠字舞,真不敢恭维。教师精神萎靡,着或蓝或灰等冷色衣,动作笨拙,想表现严肃认真,又为跳不好而不好意思,个个神情极不自然。我们随着校长,边唱边舞,一会把小红书贴在胸前,表示我们的忠心,一会把小红书挥右前方,表示我们一颗忠心向着红太阳  , 那动作真是别别扭扭  ,手脚也极不协调。但有位上海籍的年轻男教师,平时好模仿丑角 ,幽默 滑稽,人瘦高,尖嘴猴腮,他跳起来动作极灵活,但怎么看都像孙猴在挥舞千钧棒,脸上那说不出的表情,真可使人笑断腰,但在这神圣的场合是绝对不能笑 。
    这事使我感到,人在伤心时难控制流泪,人在不能笑时要控制笑,也是极难办的事。大约人的自主神经一下不受理智控制,而又绝对要控制住,你想多令人尴尬。
            谢天谢地,动辄得咎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2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