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花一簇

从教五十年,任班主任24年,学校管理26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,文图虽粗疏, 但都出自老妇之手, 雁过留痕, 我以我笔写我心,追求的是 行文朴实、真诚自然, 老有所乐,, 渴望的是得到博友批评指正,老有进步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2013年09月19日(那些使用票证的日子)  

2013-09-19 09:59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那些使用票证的日子

    五十年代初,疏于生产,资源缺乏,国家不得已对重要的民生物资实行统购统销。票证成为人们生活中生死攸关的东西。粮油票、布票、煤票……人们都当宝贝似的收着,一日也离不开它。那些使用票证的日子,是人们生活最困苦的日子。家中发生的几件事永生难忘。

       一、姐姐受记大过处分

     大约五四年,我姐在市政府上班。一天领导开会宣布:棉布将实行票证供应,大家回去告诉家人,最近几天不得上街买布,违者要受处分。今天想来这是不是防止抢购风潮。姐姐回家叮嘱了母亲,不说则已,一说母亲立即上街买布。这时商店要她先登记,再给扯布。买了没几天,单位开会批判我姐,并给记大过处分。姐姐回家与母亲大吵。母亲说:"你怀孕在身,要做褓被,做毛衣,不买怎么行。"那时正逢抗洪抢险,姐姐有孕在身,也不请假,冒雨挑堤流产了,从此身体就很羸弱,48岁那年就辞世了。

     刚开始发布票,是根据不同城市,不同消费习惯发的。在北京每人每年有6丈,用不掉。小城市要少得多。后来布票越发越少,各地都紧张。我大哥是云南一个地市级干部,总让我在家乡农民那里买老布,就是农家土布, 这种布下水很沉难洗,但做被里很暖和。

      我爱人在广西南宁工作,有一年只发6寸布票。领导说:"这布票发给你们是用来补衣用的,小洞不补,大洞一尺五''这句俗语他是第一次听到,也就记了一辈子。

      到了三年自然灾害时有的地方就不发布票了。有一次我所在的学校校长从教育局领回一张可买上衣的票证。几十个员工似乎个个都想添衣服,但最后大家一致同意给一位大龄女青年,考虑她结婚用。

      那时还有全国通用的布票,是发给军人用的。有一年我好不容易弄了几尺,出差到南京,却舍不得用,因为全家好多人,不知买什么好。

           三  表哥到深山老林去教书

      我表哥原在安庆市小学教书。娶了一位能干的农村姑娘,农村户口可没票证,生了四个孩子,生活困难,全靠亲友帮助。我母亲千方百计省煤票给他,我们每月只有75公斤煤票,就全给他也不够。一天表哥与母亲告别,说他自愿到贵池马坑去教书。他说:“山里总有柴烧,要是能开点荒,种点瓜菜也许能把日子糊弄过去。”这天母亲做了油炒饭给他吃,那时油炒饭可真难吃到,一个人一个月才二两油啊。后来母亲去世,他泪流不止。

       从此表兄一家住进深山老林,表嫂也当上民办教师。每年秋天,他们一家上山打柴,备下一年的柴火。但文弱的表哥也因此跌断了股骨颈,他的小女休了学陪他辗转各地治疗,当时医疗条件不好,使他落下终生残疾。但恢复高考后,他读书的三个孩子一个比一个考得好,两个儿子在上海办教育,女儿拿新加坡的绿卡,他们都在大城市买了楼房,知识使他们走出了大山,轰动一方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三 粮本就是生死簿

       五三年后国家对粮食实行统购统销。城里人家都有一本粮簿。居民每人26斤,干部28斤,学生30斤各地不等。要出差,买早点,糕点,就得到粮 店换粮票。粮票分全国和地方粮票。按说每月这些粮票不少了。但那时割“资本主义尾巴”,取缔小商小贩,市面上没了副食品,拿钱买不到吃的。食油,猪肉,每人每月只有二两,。我每天早上在食堂打二两米稀饭,一大瓷缸,越喝胃越大,越能吃。午餐常常是包心菜,萝卜和米一块煮的饭,以增加饱腹感。

        五斤粮票作生日礼物。小哥生日我送什么好哩,那时什么东西都紧缺,但粮票是最受欢迎的。我打祘送五斤粮票给他。要知道要省出这五斤粮票,有多困难,差不多每天更加饥肠辘辘,苦了一个多月好不容易才完成这件事。现在年轻人对此可能很难理解。

        六一年我父亲死于营养不良。那时城里大办人民公社,办食堂。街委会动员人们去吃食堂。我父亲成分不好,不敢不去。食堂的菜一点油星都没有,饭量也克扣,由于吃不饱,营养不良,害了浮肿病,走不动路,曾托人在农村买棉花籽吃。雪上加霜的是,农村老家来了亲戚,父亲不得不留着吃饭,赠送粮票,那时农村没有粮证,国家又无供应,人家是来求救命的。给予的帮助对于亲戚来说可能是杯水车薪,但却拖夸了父亲。父亲去世时办丧事,请帮忙的人吃餐稍微像样的饭都办不到,那时我在学校教书,养了两只兔子,宰了用它办了“丧宴”。

         堂兄葬在院子里。我堂兄一家住在芜湖清弋江边,那时乡镇死人太多。死人没人哭,哭的力气都没有了。堂兄死时,村里没人有力气来安葬。镇上给了五斤米,熬一大锅粥,让能动的人喝粥来帮忙,大家都衰弱不堪,就在门槛外的院子里挖个坑平地埋葬。我感到非常惊讶,堂嫂说:“有个人家院子里埋了九具尸体。”岁月最能消磨人的感情,她好像在说平常事,一滴泪都没有。

      现在粮票,油票,煤票,布票都成了文物,有人专门收藏。谢天,谢地,过去那苦难的日子,总算一去不复返了。

2013年09月16日 - xmm15055496393 - xmm15055496393的博客

 

2013年09月16日 - xmm15055496393 - xmm15055496393的博客

 

2013年09月16日 - xmm15055496393 - xmm15055496393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0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