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花一簇

从教五十年,任班主任24年,学校管理26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,文图虽粗疏, 但都出自老妇之手, 雁过留痕, 我以我笔写我心,追求的是 行文朴实、真诚自然, 老有所乐,, 渴望的是得到博友批评指正,老有进步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2003年8月20日(不能忘却的记忆)  

2013-08-20 16:27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2013  ,8  20  日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能忘却的记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六十年代初期,饥饿的幽灵侵袭中华大地,饿死的人无数,上千上万不足以形容其多,万户萧疏鬼唱歌,不足以形容农村之惨状。当年一二十岁的我囿于见闻,现也缺少资料,实难以描述那时的国难,现仅就我亲历所见,略写一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、堂兄葬在院子里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以前教科书赞誉芜湖为全国四大米市之一。我的家就在芜湖清弋江畔,那真是山青水秀鱼米之乡,富饶得很。小时候我把米箩往江里一放,拎起来就有许多小鱼小虾。五八年开始,当局就折腾百姓,凶煞的村干部,挨家挨户摧毁人家的锅灶,把灶台的土运去肥田,铁锅收去炼铁,农具耕牛收去集中使用,人人都得吃食堂,说是跑步进入共产主义。那时有个口号:‘人有多大胆,地有多大产。’逼得农村干部谎报产量。报刊上天天有红字报喜号外:亩产多少多少万斤。一个比一个产量高。既然你多产那么多粮食,那你就得多交爱国公粮。交过公粮后所剩无多。粮食又归队所有,民无口粮,再加上干部多吃多占,供食堂的粮食,能让农民吃多少时间?食堂先供应干的,后来只能喝稀的,再后来没粮了,就瓜菜代,个个饿得像鬼似的。从此田里不见人影,屋上不见炊烟。有办法的逃难去,无办法的坐以待毙。今日东邻死了人,明日西邻没了气。死人没人哭,哭的力气都没了。我堂兄饿得皮包骨,浮肿,毫无力气,瘫在床上,不久悠悠断了气。九十年代我回乡问堂嫂他葬在何处,堂嫂指着门槛外的院子说:‘你哥就葬在这院子里。’我赫然问道这是何故。堂嫂说:他死时,村里没人有力气来安葬。后来镇上给了五斤米,熬一锅粥,让能动的人来帮忙,就喝这粥。大家都衰弱不堪,只好在这门槛外,挖了个坑平地掩埋。我进进出出就踩在他的坟土上,我们就这样相伴吧。我来日无多,也不愿起坟伤心,待我去后,让儿孙处理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   保姆全家赴黄泉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给我带孩子的保姆不能提家人,一提就痛哭不止。她原有一个美满的家庭:公婆、丈夫、儿女成行。她说食堂断了吹,家里像大水冲洗过一样,能换吃的都换了。没吃的,吃棉籽,吃山芋藤,吃树皮树叶,吃草根,最后吃观音土,坏了肠胃,不能大便。先死了公婆,再就死了丈夫孩子。正当自己奄奄一息,坐以待毙的时候,有个城里收破烂的老头发现了她,给她喂了水,吃了点粮,缓过来了。把她带到城里。老头每月有24斤半供应粮,就靠这点粮,苦度荒年。老头收来破鞋什麽的,她就洗洗补补拿去卖。我上班时把孩子托她照应每月十元钱,不管怎样这要比在农村好多了。但是她没活多久也死了,因为日日的哭泣,伤断了肝肠,哭瞎了眼,铭心刻骨的思念摧毁了她的精神支柱。在农村像这样绝门绝户的究竟有多少,天知,地知,人民不知。但我相信,历史总有清明的一天,灾难的前因后果,总有大白于天下的一天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 灾民逃难死在路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0年我在巢湖县,那儿无数的灾民往江西跑。不知为何很多人身带竹签,而不是刀具,一路逃荒,在田野里看到能吃的,就用竹签挖来就吃。逃荒的人拼命爬火车往江西跑,不少的人因为饥饿倒地不起;有的因为吃了太多的野菜什么的,得了一种什么“青紫病”。据说只要打一针“美兰”什么的立即可好。因年代久远,病和药我也就记不准了,只记得是这个音。那时是千里饿,哀鸿遍野。我在史书上还见过这样的记载:荒年时,官府开仓济贫,富人搭棚施粥。但此时却无人站出来。一针救得了的却无人理会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九十年代我到江西婺源旅游。当地一个农民问我是何处人,我说从安庆来。他立即亲切地说,他们村的人是明末逃战乱从桐城来的,我们算是老乡。我立即问他六0年,从安徽逃荒而来的人的情况。六0年从安徽逃荒,有的逃到深山不知所终,有的逃到血吸虫区,那里男人得血吸虫死的多,不少融入当地人家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历史的潮流滚滚向前,顺之者昌,逆之者亡。历史的教训,应永记不忘。我在电视看到德国的首相,为纳粹的罪行下跪谢罪,这一举动赢得世人尊重,这是一个伟大的民族;日本的一些首脑居然死不承认侵华的事实。使人感到悲哀,令人不齿;同样过去是天灾是人祸,死了千千万万的人,当年的不作为,今天的不清算,令人怫然不解。应知理论不到位,便行之不远。一个人大是大非不清,难以挺起脊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