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花一簇

从教五十年,任班主任24年,学校管理26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,文图虽粗疏, 但都出自老妇之手, 雁过留痕, 我以我笔写我心,追求的是 行文朴实、真诚自然, 老有所乐,, 渴望的是得到博友批评指正,老有进步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2013年6月20日 大南门,听江声  

2013-06-19 18:08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五十年代末,我表哥在一中读书时,有一位好友谢     采伐,不想这位学友在学校掀起了冲天的风浪,反右时他用犀利的笔墨、书写诗歌、散文、谈古论今,针贬时政、书生意气,挥斥方遒。一时间大字报铺天盖地,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。

后来我的一位在宣传部工作的朋友对我说,当时他陪同市长来校视察,看见谢的文章心中暗暗惊叹不已,又为他面临的危险而担忧,就不停地跟市长说:小子有才,可惜不知时务,年轻气盛,言下之意望善待于他。幸得当时的校长为人厚道,让谢回家休学一年,终于避过了风头。我那位宣传部朋友说当时他最佩服的学生有两人,谢就是其中一位。五十年后再相见,我的小叔子(也是谢的学友)还琅琅背起了他当年写的诗,可见印象之深刻。

我认识他,便是他休学归来复读参加高考的时候,我当时也在自学备考,常向他借资料。间暇时我和表哥、谢三人常在江边海阔天空地闲谈。后来他考取了师院,临走时他写了一首词给我,只觉得音韵很美,是仿苏东坡《赤壁》好多年我都保存着,岁月苍桑,后来也不知丢到哪了,也只记得中有“大南门听江声”一句。在合肥,他给我寄来一本市面上卖的笔记本,笔记本封面恰巧印着烫金的我的名字,后来我用这本本子抄了歌谱,学胡琴、吹笛子都翻它。他毕业后流落到何方却不知道了。沧桑岁月,后各自东西,彼此再无信息。

五十年代末,上面有令: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,明知华佗无奈小虫何,却把学生投到消灭血吸虫的战役中去。学生停课到疫区挖土方填埋血吸虫湿地或灭虰螺,有时还要到农村抢种抢收,年轻的学生不少感染了血吸虫。一得此病就要打一种非常毒的T剂(好象是这药),注射这种药期间不能活动,否则就会死去,当时就有学生因此失去宝贵的生命。不幸,我表哥得了此病,据说得了此病就是当时治好了,最终也会死在这种病上,我表哥高校毕业后在潜山教书,后来在一所中学当校长,五年前因血吸虫引起的肝硬化而亡。在表哥死后的两年,谢偕妻子重访一中,一中陈校长宴请了他,我也作陪。后来我到他下蹋的旅馆看望他。这旅馆就在大南门附近,凭窗望江,他对我说:当年我写过“大南门听江声”。我说怎么还记得呢?他说日记里有啊。这次他赠送给我几本他出版的儿歌诗集。闲谈得知,一生写儿歌,但他的诗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财富,他的诗入选中小学、大学的教材,人家只知道用,却不知道给他钱,倒是台湾、日本人讲知识产权,时有汇款。五十年归来,垂垂老矣,行动不便,幸有一位年轻体贴的妻子照顾着他。他是在一所高校退休的。

告别时,他动情地说:“以后很难再到安庆了,当年我从铜陵到安庆读书,家又贫困,那时幸得你表哥的关照,我多想到你表哥坟前一拜。”言之,眼中充满了怅惘,充满着怀念。我亦感慨系之,回来写了下面四句打油诗作结:

好友同伴离别多,相逢岁月已蹉跎。

惟见窗前长流水,奔腾东去旧时波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