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花一簇

从教五十年,任班主任24年,学校管理26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,文图虽粗疏, 但都出自老妇之手, 雁过留痕, 我以我笔写我心,追求的是 行文朴实、真诚自然, 老有所乐,, 渴望的是得到博友批评指正,老有进步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故园梦重归  

2013-11-06 19:51:2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昨夜,我梦回五十多年前教书的校园——安庆大观亭小学。沈复来过安庆,他在《浮生六记》这本书里曾描写过这里:“溯江而上,舟抵皖城。皖山之麓,有元季忠臣余公之墓,墓侧有堂,名曰《大观亭》……”历史上,安庆是军事重镇,民国时期安徽省会,很长一段时期,大观亭是名胜区,是达官贵人,文人墨客消遣的地方。可是,“风带残云归远去,树摇余滴乱斜阳”,那里的名胜,早随着历史的风云而湮灭,只剩下荒岗,余阙的墓,纪念北伐烈士的碑亭。以后这儿改办成大观亭小学。
       1960年正逢饥荒,我在这儿开始了教书生涯.。一进校园就是一小操场,它的北边是东西向是一小山,过去山上是亭台楼阁,娱乐场所,战争使它早已夷为荒山,成了桃林;山脚下凹地里就是余阙的大墓,两旁边是两卫士的小墓。
      墓地西边是教师办公的小二楼,东边拾级而上便是教室。小二楼的西南边往下走又是几间教室和操场。因为这山,这墓,到处树影重重,荒草萋萋,藤蔓密密。学校偏僻,学生不多。这儿时常有许多狐狸窜进窜出,大的真有十多斤,全身  披着银灰色的毛,人静时,它就坐在台阶上注视着周围,一点也不怕 人,人们称它大仙,彼此相安,和谐相处。
          58年大办人民公社,公社要办厂,看中我家的大屋子,我父母及姐姐一家七口人,被指定搬进一家小房子。我只好住校,就住在办公楼二楼上的杂物间里。这儿大约六十平方,堆满锣鼓,旗杆,箩筐等劳动工具。我收拾一空处,放了一床,一桌,一椅。白天教书,夜晚挑灯自学。夜晚安静极了,我曾形容道:“西下夕阳东上月,一人栖息有寒温,不闻世间喧与闹,只听梧桐萧萧声。”学校除一门房外住在校门口外,只我一人住在校内,学校显得十分荒凉阴森;更有甚者,往往夜半时分,不知什么东西在我屋里跑来跑去,哗哗作响;有时乘我睡着了,在我被子上跑来爬去,我惊慌地把被子一掀,它们啪啪落地。清晨起床,不时发现地板上有被咬死,吃剩下的半边鸡鸭什么的。有人告诉我这儿是狐狸大仙的“储藏室'’,现在你打搅了它,少不了夜夜在你床上闹腾。
     后来我搬到学校西南边的图书室。图书室放了几排书柜。里面有些书,我因此近水楼台先得月,在那焚书的岁月里,我却安然享受读书的乐趣。在这儿我读了不少书,五十年代时亲苏俄,上方配了不少该国度的书,当时时校方不知为什么没处理掉它们,顺便提一句校长是基督徒。我读了托尔斯泰,陀思妥耶夫斯基,屠格涅夫的,果果里的书差不多读了几十本;苏联的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、《卓亚和舒拉的故事》等等就更不必说了;也读了不少西方其它的书,像《约翰克里斯朵夫》、《高老头》、《悲惨世界》《呼啸的山庄‘》、《格林童话》甚至在,在《红字》等。我的住处附近有几间教室和小操场,离门房就更远了,也就是说一丁点人气都没了。可是因为学校偏僻,好像人们忘了这个角落,乐得我读书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。
       但是 有一天风雨大作,雷鸣电闪,暴雨倾盆。白天学生忘了关门窗,风雨之夜,门窗劈里吧啦,一下想到荒山、古墓,碑亭,“大仙”。不禁害怕得一夜无眠。第二天几个老师说:“真亏你这小姑娘,怎么敢在这空空的校园里住下来,你知道吗,老早这儿是附近殡仪馆停放棺材的地方。改作学校后,也只有西区郊外,一些非常贫寒人家的子弟才来此上学。”  过去不知这一情况还好,现听这么一说,不禁夜夜毛骨悚然。这时有位家长很是关心我,同意他的女儿陪我夜宿。她叫黄玉解,不过十多岁。那时闹饥荒,她天天夜晚来校真不容易。她的陪伴使我夜夜安心学习。这事已过去五十多年了,但感激之情终生难忘。这种感念好像一种隐蔽的太阳,有种柔和的光晕,使我的教书生涯变得温暖。二十多年以后,小黄的儿子来到我教书的中学读书,相见真有说不尽快乐。
       我在这儿教书十年,也苦读了十年。这十年的生活非常艰难。食物奇缺,政治疯狂,精神压抑。社会上闹革命闹得不矣乐乎,而我却是躲进小屋成一统,管它春夏与秋冬,在书海泛舟,不断用知识充实自己。我对自己这棵小苗适时浇灌,培土,施肥,让她独立成长起来。
       改革开放以后,我走上中学讲坛,我学历不高,却教过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的语文。那时我成分不好,处处受压抑,但我没压垮,学习使我变得明智,我十分感激我的学生黄玉解和她的一家,在最困难的日子里陪我同行。如今大观亭小学被铁将军锁上了,据说要恢复名胜。
       而今故园该是:庭树不知人去尽,春来还发旧时花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